网站导航
网站首页 > 基金 >

破产清算系列二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罪状

时间:2022-05-01 17:10:52 来源:网友整理 作者:网友

正文标题

破产清算系列二 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罪状

今天来解说一下破产清算公司上海帝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破产清算期间新增¥1,127,248.33元的债务,与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有什么关联关系?海富通-上海帝树海外QDII资管计划的托管银行广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到底有没有过错?欢迎评论留言提供解决方案!

事件概要:

新增债务来源于一支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的权益类契约式基金,产品名称为睿高银谷可转债私募投资基金(以下简称“睿高银谷基金”)。产品的单一投资人是北京睿高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睿高”),系一家和我们性质相同的私募管理人,北京睿高的目的是通过上海帝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帝树”)与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富通”)之间已经完成业务合作沟通及风控合规的海富通-上海帝树海外QDII资管计划(以下简称“海富通QDII计划”),最终可以将所募集的契约式基金投向香港证券市场,认购香港长盈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代码00689HK)的可转换公司债券。

因投资人向法院申请了上海帝树的破产清算,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指定了破产管理人北京炜衡(上海)律师事务所,代表人钱宇瑾来负责清算事宜。钱宇瑾经与我沟通后了解到上海帝树尚有睿高银谷基金到期未完成全部清算,留存1.2亿股长盈集团纸质股票,其余基金均清算完毕。于是破产管理人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国际仲裁会”)申请仲裁,提出海富通怠于履行相关清算义务导致了投资者的损失,却被海富通反诉上海帝树没有及时履行对应义务即清算期间的管理费约人民币113万元,并举证辩称其已经履行清算义务。因此破产管理人在国际仲裁会的调解下签订了由上海帝树偿还该金额的调解协议。最终破产管理人向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三中院”)起诉上海帝树股东怠于履行清算义务,上海三中院依据仲裁调解协议及消极配合判赔。各方关系图如下:

争议债务形成关系图

整个产品的结构流程图

对海富通存在问题的思考

(一)海富通QDII计划是否是通道业务?

实际上海富通QDII计划这只产品在发行的时候,证监会以及银监会都不允许QDII做通道业务的,这也是北京睿高会找上海帝树发行这么一支睿高银谷基金的原因。至于怎么看是否是通道,我本人认为,如前面产品结构图所示,北京睿高能够按照最初的意愿最终成功认购香港长盈集团的可转换公司债券,那么中间的涉及机构都是通道。

补充说一下睿高银谷基金的产生的前因后果:

睿高银谷基金的底层基金是北京睿高的睿高资本优享1号可转债私募投资基金(集合型纯浮动收益类契约式基金),其在2016年6月就已经完成募集,而找到上海帝树的时候是2017年2月,当时王总提出要在1个月内将资金投到香港证券市场。恰巧在2017年1月,上海帝树的梁凯歌与海富通的总经理俞涛也是该笔业务的对接人历经4个多月的沟通及前期准备工作,终于达成了一个借用海富通QDII通道的初步合作计划,额度为人民币1亿元,正在筹备春节后的基金募集相关工作。北京睿高的王总告诉我他们已经尝试近一年,没有谈成一家有QDII额度的可合作机构,因为很多公司的QDII额度是不外借的,此时投资人也已按捺不住,逼着他们尽快投出去,如若不然就要求返还撤出投资。

出于好心,我协调并促成了北京睿高及上海帝树的通道合作事宜,并明确告知北京睿高合作前提的费用问题:QDII通道方的相关费用在每年2.5%左右,QDII还要挂钩一个链接票据一次性收费约4万美元,另外上海帝树收取两年合计1%(包含本层基金的相关托管费)的通道费且期间不估值,所有这些费用包括产品结构王总均已明晰并默认接受在基金财产中扣取。睿高银谷基金的合同文本是北京睿高提供的(除上海帝树收取两年合计1%的通道管理费外),其余与其底层基金一致。为缩短资金划转周期,顺利完成产品合规及备案,睿高银谷基金的托管机构国信证券都是睿高资本优享1号可转债私募投资基金的同一机构。

(二)海富通是否完全履行了清算义务?

破产管理人邮件往来中显示,海富通当庭举证已经履行了海富通QDII计划的清算义务,让我不禁疑问到底海富通提供了什么证据,向国际仲裁会以及破产管理人钱宇瑾团队证实了其已经履行了清算责任。2019年3月22日,上海帝树发出的赎回清盘指令中,明确显示为全部份额,而2019年5月22日首次清算后剩余1.2亿股港股纸质股票,因价格及流动性问题无法进行大宗交易出售,实则为部分清算。此外,海富通在首次清算中提出由北京睿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金程普思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金程普思”)在2020年4月17日前自行寻找买家。这种情况只能算作部分履行了清算义务。

上海帝树申请赎回全部海富通QDII计划份额

到目前为止,梁凯歌和我都不清楚剩余1.2亿股票的清算情况,只能在此做两种假设讨论。

1.2020年4月17日前剩余1.2亿股港股顺利清算

如果北京睿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在2020年4月17日前顺利找到下家,可以算作海富通确实履行了全部清算义务,那清算后的资金呢?是否划入海富通QDII计划的广发银行托管账户?总不会不经过广发银行托管账户?如果未经过广发银行托管户,那按照破产管理人的意思托管方的确是有责任的。

2.2020年4月17日之前甚至截止目前剩余1.2亿股港股仍未清算

如果截止2020年8月破产管理人代表上海帝树申请仲裁时,1.2亿股的长盈集团仍然没有变现清算,能算作已经履行了清算义务吗?海富通QDII计划的托管人广发银行是否有责任?

(三)海富通对于已计提未收取的管理费的处理方式是否有问题?

首先在首次清算时,清算报告显示:“对提前终止日已计提未支付的管理费¥1866314.88元予以回冲,暂缓收取,待资产全部变现后,根据产品合同重新计提。”海富通QDII计划托管户有人民币¥513,206.17元,港币HK$14,710,776.41元折合人民币¥12,929,448.49元,在合计约¥1340万的情况下,不预先收取待到最终清算时补退?

其次,既然已告知暂缓收取了,等到资产全部变现后,亦可以全额扣除未收取的管理费。但我认为海富通不管是什么时候收取这笔管理费,都是仍然由海富通QDII计划基金财产承担的或者说是最底层基金是最终承担人,怎么就中途变成上海帝树这个资产委托代理人的债务责任了呢?

海富通QDII计划首次清算报告截图

最后,首次清算时海富通未扣除应收取管理费,如果有再次清算的话,再次清算时即完全清算为什么还不扣除尚未支付的管理费?反而反诉上海帝树没有履行对应义务?还是海富通在与北京睿高直接接触后做了一些什么承诺和改变?或是觉得剩余的1.2亿股港股清算变现可能性极低,海富通你就把这个费用转嫁到上海帝树头上?在此我很想知道,是否你海富通发行的所有基金都是这样,管理费都是另外跟投资人收取?还是仅仅是这只基金?如果仅是针对我上海帝树这只基金,这样推断海富通在做首次清算的时候就给上海帝树设计了一个坑,并以此误导那些可能欠缺基金常识的国际仲裁会审判员和破产管理人。这种做法让其他与海富通合作的资产委托人怎么看?

其他逃避责任的拙劣手段

事实上,海富通在撇清责任这块也是用尽手段。长盈集团股票认购时成本约HK$0.37港元/股,首次清算时已经不到HK$0.1港元,而且流动性非常不好,跌到一定程度极易被要求缩股,于是海富通为了免除责任,要求该QDII资管计划所有穿透涉及各方签订承诺书,不追究其法律责任。然而在当时的情况下,该股票成交还算活跃,海富通完全可以按照上海帝树发送的赎回全部份额指令恪尽职责以平均价格HK$0.1港元/股,将纸质股票变成电子股票在市场上小额交易清算掉,而海富通却选择了限制时间让底层基金投资人北京睿高及其一致行动人北京金程普思解决,并要求承诺不追究其任何经济责任。

北京睿高及北京金程普思给海富通承诺函截图

目前,梁凯歌和我已不能代表上海帝树去和海富通进行交涉沟通,只得把所有事实讲述出来,希望有缘的专业人士看到,可以给我评论留言给出建议。谢谢阅读!

相关阅读:

罚缴超7亿!审计署“点名”这起操纵期货市场案!涉案主体已被法院宣告破产

近日,审计署发布了《2021年第5号公告:审计署移送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查处情况》,披露了审计署持续跟踪了解移送有关部门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查处情况,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合约谋利问题赫然在列。

  审计发现,2016年5月至8月,远大物产涉嫌操纵期货合约谋利。2017年6月,审计署将此问题线索移送证监会、公安部调查。2020年9月,远大物产子公司远大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石化)以操纵期货市场罪被判处罚金3亿元,追缴违法所得4.37亿元;远大石化原法定代表人吴向东以操纵期货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0万元,追缴违法所得487.58万元。

  据了解,远大石化为远大物产控股70%的子公司,远大物产系A股上市公司远大产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远大控股)全资子公司,是其核心经营主体。

远大石化利用18个账户、跨期现市场操纵PP1609合约价格

  2020年9月30日,抚顺法院网发布消息称,9月29日,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被告单位远大石化、被告人吴向东操纵期货市场案公开宣告一审判决,以操纵期货市场罪,对被告单位远大石化判处罚金人民币3亿元,对被告人吴向东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依法追缴被告单位远大石化违法所得人民币4.37亿元,依法追缴被告人吴向东违法所得人民币487万余元;对涉案的其他11个账户中的违法所得继续追缴。

  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查明:被告单位远大石化经时任远大石化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被告人吴向东召集会议决定,于2016年5月24日至8月31日间,利用其实际控制18个账户通过以市场价大量连续买入开仓的手法,将资金优势转化为持仓优势。同时通过直接购买、代采代持、售后回购等方式大量囤积聚丙烯现货,制造聚丙烯需求旺盛氛围,以反作用影响期货市场,跨期货、现货市场操纵PP1609价格。被告单位远大石化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4.37亿元,被告人吴向东违法所得人民币487万余元,涉案其他11个账户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1亿余元。案发后,被告单位远大石化积极退缴违法所得。

  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单位远大石化通过直接采购、代采代持、售后回购等多种方式囤积现货,影响PP1609期货品种市场行情,并利用自身资金优势,实际控制多个期货账户,大量持仓PP1609,操纵聚丙烯1609期货合约价格,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操纵期货市场罪。被告人吴向东为时任远大石化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为操纵期货市场犯罪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行为亦构成操纵期货市场罪。被告单位远大石化能够积极配合调查,并积极退缴违法所得,可以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吴向东能够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构成坦白,可以依法从轻处罚。法院根据被告单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期货日报记者注意到,远大石化操纵PP1609合约价格历时超过3个月,共70个交易日。在此期间,PP1609合约价格自6280元/吨起步,最高触及8516元/吨,累计涨幅超过30%,其中,2016年6月27日和7月4日两个交易日录得涨停。

远大石化已被法院宣告破产

远大控股2020年年报显示,因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远大控股之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控股70%的子公司远大石化于2017年度将5.60亿元扣押款划至有关部门指定账户。2020年9月29日,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远大石化涉嫌操纵期货市场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处远大石化犯操纵期货市场罪,违法所得4.37亿元依法予以追缴,由扣押机关负责处理,并判处罚金3.00亿元。2020年10月9日,远大石化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2020年12月2日,远大石化收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维持原判。

  截至2020年10月31日,远大石化的净资产为-3.45亿元(合并报表数),已严重资不抵债;2020年11月19日,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远大石化有限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议案。2020年11月20日,远大石化向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破产清算申请;2020年12月18日,远大石化收到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2020)浙 02 破申 58 号],裁定受理远大石化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北京大成(宁波)律师事务所为远大石化破产管理人。

  根据《企业破产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法释(2014)13 号]、《全国法院破产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相关规定,远大石化经履行破产清算程序后将无可用于支付剩余罚金的财产,则公司无需估计相关负债。同时,根据法院判决,违法所得包括公司之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51%的子公司浙江朗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朗闰)账户,该账户的违法所得额为1310.35万元,浙江朗闰已注销,剩余资产已分配至原股东,远大物产按照其持有的浙江朗闰51.00%股权确认预计负债668.28万元。

  2021年8月10日,远大控股发布关于控股子公司远大石化破产清算的进展公告。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远大物产控股70%的远大石化因严重资不抵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以债务人身份向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远大石化的破产清算申请并指定破产管理人。

  公告显示,2021年8月6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民事裁定书》[(2020)浙 02 破 24 号],主要内容如下:根据管理人委托审计机构出具的《远大石化有限公司截至2020年12月17日资产负债专项审计报告》,远大石化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不抵债,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亦不存在破产重整、破产和解的情况,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裁定宣告远大石化破产,自即日起生效。

  远大控股表示,公司已在2020年度对远大石化的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和长期股权投资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远大石化在进入破产程序后已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人民法院裁定远大石化破产对公司当期损益、现有主营业务的开展和持续经营不产生影响。

远大控股子公司2022年度拟继续开展衍生品投资业务,保证金额度14.5亿元

  2021年11月29日,远大控股发布关于子公司2022年度继续开展衍生品投资业务的公告。公告称,公司主营业务涵盖生态农业、油脂、贸易三大领域,大宗商品贸易是公司的重要业务之一,该业务的经营主体为远大物产等子公司及其下属公司。中国经济实施供给侧改革以来,大宗商品的供应与需求格局发生较大的变化,市场波动剧烈,贸易商依靠上下游供应链信息不对称、时间及空间差异、供应商资源和客户渠道来赚取购销价差的粗放经营时代已经终结。目前,各种大宗商品衍生品纷纷在期货交易平台、远期现货电子交易平台出现,期货作为现货价格发现工具的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公司子公司得以通过使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进行大宗商品供应链管理。

  远大控股表示,公司子公司主要经营塑料、液体化工、天然橡胶、黑色、有色金属、农产品等大宗商品,该类商品受市场供求、地缘政治、气候季节、利汇率变动等多种因素作用,价格波动频繁。贸易商作为上下游出货和进货的渠道,在供应链上的角色经常发生变化,在价格波动过程中会面临船期变化、上下游供需平衡等影响,不可避免的存在现货购销敞口风险。因此,公司子公司有必要通过研判相关大宗商品的市场行情,利用期货、期权等衍生金融工具,管理现货购销裸露头寸,同时抓住期、现货两个市场价格波动获取利润。

  远大控股称,公司子公司经营的部分商品涉及进出口业务,外汇市场受国际政治、经济等不确定因素影响波动频繁,为防范汇率大幅波动对经营业绩带来的不良影响,公司子公司有必要基于外汇资产、负债及外汇收支业务情况,运用金融衍生工具做好利汇率管理。

  公告显示,公司子公司2022年度衍生品投资业务的保证金投资金额在任何时点不超过14.5亿元,合约金额在任何时点不超过135亿元,上述额度可循环使用。资金来源为其自有资金,不涉及使用募集资金和银行信贷资金。

  公告称,公司子公司开展衍生品投资的主要方式为:商品期货交易、商品期权交易、远期外汇交易。衍生品投资的主要品种包括:黑色(螺纹钢、热卷板、铁矿石、不锈钢、焦炭、焦煤、动力煤)、有色金属(白银、黄金、铝、铜、铅、锌、镍、锡)、能源化工类(聚乙烯、聚丙烯、聚氯乙烯、甲醇、乙二醇、沥青、精对苯二甲酸、苯乙烯、纯苯、原油、燃料油、石脑油、汽油)、天然橡胶、农产品(玉米、大豆、棕榈油、豆油、菜籽油、菜籽粕、豆粕、白糖、水稻、小麦、棉花、鲜鸡蛋、苹果、纸桨、棉纱、红枣、玉米淀粉、瘦肉猪)、外汇(美元、日元、澳元、欧元)等。

  远大控股2021年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00.7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50.8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4亿元,较上年同期扭亏为盈。截至2021年9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为85.22亿元,较2020年年末增加28.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29.02亿元,较2020年年末增加9.91%。

同类最新 热门资讯 推荐观看
热搜排行榜

友情提示: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为降低投资风险,建议您在投资前多做考察咨询、多对比分析。

内容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均由第三方用户免费注册发布,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均由发布用户负责。我们对此不承担任何相关连带责任。

投诉删除:本平台所有品牌信息均为用户免费注册发布,我们遵循相关法律法规严格审核相关内容,如您发现页面有任何违法或侵权信息,欢迎向我们举报并提供有效线索,我们将认真核查、及时处理。感谢您的参与和支持!投诉邮箱: